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烟鸟】心头血

被我寮鸟妈妈和烟姐一起打鬼王的英姿撩到的产物
丧心病狂小故事,慎入,轻pia
虽然是两个日本妖怪的故事,但是故事背景大概在中国古代.....

00

大人,您可听说过“血蛊”?

此蛊需集百虫为引,封于坛内,每日再取不足月婴儿心头血二两,滴入坛内。百日后开坛,坛底仅剩一通体赤红的异虫,此虫即为“血蛊虫”。

这血蛊虫,人食之长生不老,妖食之则妖力大增。实在是世间难得的宝贝。

今日在下将这血蛊献与大人,只求大人......能保我一条命!那怪物......那怪物追了我十余年,让我十几年没有睡过一夜好觉!它想要我命!求大人......求大人将它擒住,将它剥皮抽筋将它千刀万剐!只要留着在下这条命,在下...

2017-02-16

【博晴/酒茨】罗生门

茨木非典型女体梗,注意避雷
这一段酒茨较少....

01

是夜,月上中天。

源博雅与晴明在庭院中相对而坐,不知名的式神在一旁为二人斟上美酒。源博雅从式神手中接过酒杯,抬头一饮而尽。一股暖流汇入腹部,缓缓升腾的热气周转全身,祛除了仲秋入骨的寒意。博雅一向好酒,此时更是心生快意,不由得赞叹道:“好酒!”

晴明轻抚手中蝠扇,看着博雅因烈酒而泛红的双颊,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。“大江山的神酒,自然是好酒。”

“大江山?”博雅有些诧异地看着手中的酒杯,“这是酒吞童子的神酒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这可奇了。”博雅不禁失笑,“以酒吞童子的个性,不用酒葫芦砸你的头也就罢了,怎么会送你神酒呢?”

“此事说...

2016-10-20

【深海】暗香

ABO设定
乾元=alpha 中庸=beta 坤泽=omega
短渣肉,走链接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b3d0122aa1a5

即兴短打,再见了大家,半个月后见。
(再不睡觉我明天可能就死了)

2016-10-02

【深海】搁浅 01

糖堆儿性转,慎入慎入慎入
不喜勿入,幸福你我他

可以了?
提示的够多了?
考虑清楚了?
都提醒到这个份上了,您被雷到可就不是我的错了吧?

搁浅

01

唐山海坐在陈深办公室的沙发上,右手端着茶杯,携着茶香的热蒸汽,袅袅地升腾起来,似乎能在她清晰可数的睫毛上凝成露。然而,低头轻嗅茶香后,她便把茶杯丢在一边,弃如敝履。

她皱着眉头问陈深。这是谁送的礼?以后他送来的,都不必收。

陈深被她这反客为主的架势气笑了。唐队长管得很宽啊,不知道内情的,恐怕要把你误认成陈某的家主婆。

陈深对唐山海的话,其实是有一点不忿的。唐山海喝的,是他新得的雨前龙井。陈深不懂茶,平日里招待客人,都是用底下人供上来的东西。...

2016-09-29

【深海】老照片

糖堆儿性转,慎入

超短....

皮皮知道,在陈深经常翻阅的那本《呼啸山庄》里,藏着一张老照片。

这是一张黑白照片,边缘泛黄,不知已经过多少岁月的洗礼。它的韧性,在积年累月的风化中悄然溜走,脆弱如晚秋脱干水分的落叶,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碎掉。

唯一没有被时间冲刷掉的,大概只有照片中女子的风姿绰约。这女子大概二十五岁上下,明目皓齿,身着一袭做工考究的旗袍,一头卷发规规矩矩的束在脑后。从装扮上看,她大概是个留过洋的大小姐。可她的身上,没有留洋小姐犹如盛放的玫瑰般的气息。她站的很直,像凛凛寒风里的一棵松,像纷飞六出中的一株梅。她的双手随意的叠放在腰间,左手修长的无名指被婚戒圈住,透露出一丝不经意的...

2016-09-27

【深海】会议记录

和《平凡爱情故事》同Au
ooc的没边儿了,我只是想娱乐一下...
轻pia...

“下面开始今天的例会。这次例会的内容不多,主要有关聚餐的问题。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聚餐的地点和......”

“等一下!”苏三省打断了陈深的话。

陈深眨着眼睛,无辜的看着苏三省。“怎么了,苏......部长?”

苏三省想,真是让人窝火的谜之停顿啊。

“我们不是上周末才聚餐吗?”苏三省不耐烦地说,“为什么又要讨论聚餐?”

“我都不知道竟然有人会反对聚餐,”陈深惊讶地说,“没有人讨厌聚餐。”

“碧城和李小男会。”唐山海从笔记本电脑后面探出半个脑袋,“她们最近在减肥。”

“可是她们现在不在。”

“聚餐的时...

2016-09-26

【深海】一辆破车


糖堆儿的手....

唐山海的手,很美。

他的手,颜色润泽如玉石,手指修长,指甲永远修剪得整洁圆润。这双手,在它的主人用力时,指节会泛起淡淡的粉色,犹如玉沁。这双手的温度总是微凉的。正如它的主人,有些不近人情,像一块冰。
走链接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1650cb208c66

END

2016-09-25

【深海】平凡爱情故事

打疫苗排队时码的用来自我治愈的小短篇....
学长把学弟泡了的故事...

01

陈深在九点起床,按扁头的话,这是比老母猪上树、太阳打西边出来更稀奇的事儿。陈学长是什么人?他是学一楼的传说,雷打不动在十一点之后起床。所以,当扁头被运动员进行曲惊醒,迷迷糊糊翻了个身看到他的头儿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的时候,他简直像见了鬼一样。

“我操!他妈的几点了!我十点有课!”

扁头从乱的像废墟一样的床铺里一把抓出自己的手机,屏幕被按亮,九点。他长吁一口气,“头儿,你这太吓人了。我还以为我一觉睡到下午了......你没事儿起这么早干嘛。”

“我要吃早饭。”陈深一边整理衣领,一边老神在在地说,“九点半以...

2016-09-24

只怪那输得起的,遇不上看得起的

突然觉得美娜很适合这句词啊....

2016-09-23
1 / 3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