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刃逸】门前雪

古风ABO,后日谈,片段灭蚊
生子...慎入
我喝多了的时候比我想像的还要浪...

01

爱采唐矣?沫之乡矣。
云谁之思?美孟姜矣。

风采唐的名字,便来源于此句诗。

不知内情的人,总以为这寄予了男女缠绵思情的名字,是由向来精于风雅之道的摄政王所取。然而,这名字其实是风天逸随口道出的。风刃对这名字不但不赞赏,还颇有微词。

采唐出生的时候,风刃正在极北之地领兵与蛮族交战。塞北的朔月,雪虐风饕,凛风砭骨。一个雪夜,风刃从驿差颤颤巍巍的手中接过羽皇亲笔写就的书信,就着帐内昏暗的烛光细细地读。信不长,寥寥数语,一眼就能看尽。不过写了采唐的生辰,姓名。末了再添上一句,小心风寒。

裴钰在一旁看着,不禁失笑。“从南羽都到塞北起码要一个月的脚程,陛下却偏偏只写这两个字。看来,陛下心里的气还没消啊。”

“起兵时就知道,他这关没那么好过。”风刃将信仔细叠好,交给裴钰。“多少年了,还是小时候的臭脾气,口不对心。”

“那......”裴钰试探着问,“王爷可是要回信?”

风刃用手指轻叩帅案,思索片刻,开口道“那倒不必,他这性子也容不得我一直纵着。你只叫驿差带一句话,说采唐这名字不好。《桑中》讲的是男女相思之情,怎么能......”说到这里,风刃突然一顿。

“......王爷?”裴钰禁不住出声提醒。

风刃摇头苦笑,沉吟道:“当真是孩子心性,口不对心......裴钰。”

“卑职在。”裴钰忙应道。

“给本王备下纸笔。水远山长,还是要回信一封,才不致使羽皇陛下担心。”

裴钰顿了一下,随即了然一笑。

“是,王爷。”

说要写回信,却也不知从何处写起。

不过是空悬着笔,任那墨珠从毫锋滴落,在宣纸上慢慢晕开。

心里想说的话很多,落到纸上又显得单薄。最终,还是免不了俗套,几句详述战况,几句嘘寒问暖罢了。

想来古来离人,大约都免不了这俗套。

02

风刃不擅长下棋。

风天逸的棋术本是他所授。可如今,他风天逸对弈,却总是十局九输。棋局胜负,不止在于棋术,更在于有没有一颗求胜的心。政局,也是如此。

所以,风刃可以在棋局上无数次落败。但他不会允许自己在南羽都的政局上有一丝一毫的疏忽。因为他不能违背对皇兄的誓言,更不能容忍自己一手熬出来的雄鹰,在翱翔天际前折翼。

然而,机关算尽,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。

风刃这一生,失算过两次。

一次是因为风天逸。

风天逸的母亲红鸾是常人,而先皇身为羽族的皇者,自然是一位乾元。所以,无论是风刃还是先皇,都没有考虑过风天逸会是坤泽之身。风刃更没想到,他能在自己和雪家的围攻下把这个秘密隐藏三年之久。

偏偏天意弄人,又让这秘密在风天逸展翼礼时公诸于世。

一次是因为风采唐。

当初蛮族进犯,朝中无有可堪大任者。风刃别无他法,只得瞒着风天逸,领兵前往塞北。风天逸被下了药,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。等他醒来时,早已是人去楼空。风刃留在南羽都的亲信告诉他,羽皇陛下醒来后的情况,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。

天子之怒,状若雷霆。

然而风天逸并没有折腾太久。一是他明白风刃的举动是以大局为重,并无错处。二是因为很快有了新的事情让他烦忧。

那就是采唐。

这唯一漏算的一子,却几乎要了风天逸的性命。

03

第二年开春,蛮族退兵求和。

风刃班师回朝,南羽都的贵族重臣都在城门外迎接,唯有羽皇陛下不见踪影。裴钰逮住羽皇的亲信雨瞳木询问究竟。他支支吾吾地说,羽皇陛下身体有恙,和公主在皇宫内休息,所以未能迎接。

风刃想,恐怕不是身体有恙,而是心疾未愈。

End or Tbc

再写古风就剁手...
好气哦写到一半被自己雷的写不下去了...._(:з」∠)_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96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