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刃逸】风栖梧桐 上

和门前雪是同Au,古风ABO,大纲文
生子,慎入
黑吾皇琴技真开心【马克思主义乖巧】

风天逸不善音律。

每次风天逸弹琴,风刃都是凭着一股毅力在听。倒不是说风天逸的琴声有多么不堪入耳,毕竟他是南羽的太子,琴技也是请大方之家精心调教过的。只因风刃本身就是南羽首屈一指的琴师,平日里皆是朱弦玉磬入耳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对于音乐的赏鉴,也就格外挑剔。

所幸风天逸不善弹琴,也不喜弹琴。他在风刃面前弹琴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
十三岁那年,风天逸跟随太傅学琴。平心而论,风天逸的天资实属一般,对琴乐也无甚兴趣。再加上那时先皇为了磨砺他的心性,终日里对他少有好颜色。风天逸心里苦闷,脸上自然没有笑意。祁阳宫的宫女看着小太子整日苦着脸,为了逗他开心,便说:“王爷琴技冠绝南羽,又一向亲近太子,太子为何不向王爷讨教琴技?”

风天逸听完,果真高兴得很。他当即抱着琴小跑到宣勤殿,缠自家皇叔听他弹琴。风刃看着侄子粉嫩的小脸,不忍开口拒绝。其实,自从茵梦过世后,已经很久没有乐师敢在宣勤殿弹琴了。世人皆知风刃对王妃一片痴情,将王妃生前的爱琴碧桐视若珍宝。试问那位乐师又敢在他面前弹琴,使王爷触景生情?

可是风天逸敢。因为他是个孩子,懵懂无知。

一曲弹罢,风刃在心里叹了口气。看来自己的侄子在音律上确实无甚天赋。然而毕竟风天逸只是个孩童,话不能说的太过。于是风刃只是略加点拨,稍微鼓励两句。风天逸仰着头,托着腮,宝蓝色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风刃,听得很认真。

临走之前,风天逸拽着风刃的衣角,低着头支支吾吾地问:“皇叔,我还能来找你弹琴吗?”

风刃不禁失笑。“当然可以,随时恭候。”

反正这偌大的宣勤殿,也太过冷清。他在心里默默补充。

然而造化弄人。一个月后,先皇驾崩,风刃成为摄政王。他与风天逸的关系降至冰点,风天逸自然也不在风刃面前弹琴了。

风刃下一次听到风天逸的琴声,就在七年后了。

风天逸赠风刃栖梧时,在宣勤殿的亭前抚琴。
那时正值夏日,佳木葱茏,藤萝掩映。再加上佳人妙音,本该是良辰美景。

可惜两人心存芥蒂,话里话外带着一股火药味。风刃心头火起,自然不可能对风天逸的琴技做出什么好评价。风天逸自知理亏,也不作声。不过原本清越琴声中掺入的那一丝焦躁的情绪,却没有逃过风刃的耳朵。之后他们谈及星流花神等事,琴技这一页自然而然被揭过,风刃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可风天逸当真了。

从那以后,整整十年,风天逸再也没有在风刃面前弹过琴。

风刃记得,在他们大婚那一晚,风天逸身着喜服,端坐在栖梧前。他把手放在琴面上,慢慢抚过,似是在寻找着什么。一会儿,他的手停在了琴身正中偏左的位置,只在这一个地方来来回回的摩挲。

风刃以为他又想弹琴。

风天逸却摇头否认。他敲了敲刚才触碰的地方,说:“这里,有一个缺口。”

“缺口?”风刃知道这缺口的来历。当年捉拿易茯苓时,他一怒之下将栖梧摔到地上。回到宣勤殿后,他才发觉留下这缺口。风刃身为爱琴之人也甚为懊悔。只是栖梧这样的名琴,不是平常乐工所能修理的。风刃遍寻南羽,也没能找到修理栖梧的合适人选,只得作罢。

他只是纳罕,以风天逸的性子,竟也能对琴如此观察入微。

“琴身的地方,有一处断茬。断弦未续,琴身又受损,侄儿送的这上古名琴,现在看来是一点用场都没有了。”

“一点损伤,并不有碍于栖梧的音色。”风刃听到风天逸的话,并不喜欢这感伤的论调,“身为君主,不可一叶障目,囿于小节而失了大局。”

风天逸笑了。

“没想到,皇叔在今晚还要教我帝王论。”他站起身,踱步到风刃面前,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说道:“我还以为,皇叔今晚只会教我一件事。”

TBC
都怪苗苗姐.. 非让我开车....看...卡了吧

卡久成坑,不如拉灯...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83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