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刃逸】今天的祁阳宫依旧冷冷清清

雨瞳木视角,我很喜欢这个小胖子,因为我是个大胖子
哦豁昨天的车要了命了...让我撸个不正经的小段子冷静一下....
ready...go...

01

今天的祁阳宫依旧冷冷清清。

雨瞳木看着空荡荡的寑殿,不禁叹了口气。

今天的陛下,在宣勤殿与王爷共度良宵。弹个琴,下个棋,拉拉小手喝口小酒,两个人正携手走在通往生命大和谐的光明大道上。

希望陛下懂得节制,保重身体。

雨瞳木在心里默默祷告。

02

今天的祁阳宫依旧冷冷清清。

雨瞳木看着空荡荡的寑殿,不禁叹了口气

今天的陛下,和王爷去北郊打猎。临行前,陛下一身猎装,英气逼人。王爷站在他旁边,一脸欣慰地笑着。那表情,和雨瞳木的奶奶看着自己长好的大白菜时一模一样。

野外地寒,希望王爷能记得在地上铺一件外袍。

雨瞳木在心里默默祷告。

03

今天的祁阳宫依旧冷冷清清。

雨瞳木看着空荡荡的寑殿,不禁叹了口气。

今天的陛下,和王爷微服私访,体察民情。据中途被撵回来的裴钰所说,王爷给陛下买了他小时候最爱吃的糖葫芦,亲自喂给他吃。晚上王爷还打算和陛下一起放孔明灯,然后泛舟湖畔,和陛下共赏南羽大好河山。

湖上风大,容易着凉。希望王爷不要急于一时,鱼水之欢也可以再择良日。

雨瞳木在心里默默祷告。

04

今天的祁阳宫依旧冷冷清清,但比平日热闹了些。

因为,王爷的心腹裴钰,提着一壶小酒来找雨瞳木聊天。

今天的陛下和王爷,依旧在宣勤殿恩恩爱爱。
而他们的手下,在祁阳宫的庭院里,借酒浇愁。

裴钰仰头干了杯里的酒,对着明月叹息道:“我觉得,王爷开始觉得我碍事了。上次微服私访,他就把我撵回来。今天又让我来祁阳宫和你叙旧。”

“裴大人,别难过。”雨瞳木为他再斟上一杯酒,苦笑着说,“陛下早就觉得我碍事了。”

无论如何,陛下开心就好。
雨瞳木在心里默默祷告。

05

今天的祁阳宫并不冷冷清清。

今天的陛下,不知为何,竟然带着王爷来祁阳宫过夜了。

寑殿的大门紧闭,雨瞳木和裴钰守在外面。夜里的风很凉,雨瞳木的心更是拔凉拔凉的。

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,雨瞳木禁不住想,自己要是聋子该多好,就不用犯非礼勿听这项罪。

“辛苦裴大人了。”雨瞳木发自内心的赞叹。天天晚上干这个活,谁受的了。

“共勉共勉。”裴钰微微一笑。

希望明天的祁阳宫冷冷清清。

雨瞳木在心里默默祷告。

06

今天的祁阳宫,依旧冷冷清清。

雨瞳木看着空荡荡的寑殿,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冷清是好事。

END

ps.我觉得在这篇我找回了自我...

评论 ( 40 )
热度 ( 131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