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刃逸】一个自我治愈的脑内结局


睹物思人,是多残忍的词语。

风刃的案上永远有一架古琴,正如他的心里永远有一个求之不得的人。

之前是茵梦的碧桐。
现在是天逸的栖梧。

在无数个辗转难眠的深夜,风刃都会自责。早知结局如此,他何必费尽心思锤炼天逸。不如从小就让他做一个闲散王爷,寄情山水,闲云野鹤。何必让他吃尽人世间所有的苦,却只是机关算尽一场空。

天逸,天逸。

你的名字里,有一个逸字。可你这一辈子,何曾享过平安喜乐。

皇兄给你取这个名字,是望你成为天之骄子,羽族之皇。却难料想,你的一生,都被天意所玩弄。

天逸,已经十年了。你何时归来?

栖梧的断弦,早已续上。风刃拨动琴弦,琴声如水般流淌在空荡的宣勤殿内。栖梧的琴音清越,又是由当世首屈一指的琴师弹奏。绝世妙音,使人闻之忘俗。

可惜,这琴声无人能欣赏。

风刃是羽族的皇者,是澜州的霸主。他是天下至孤至强之人。他的琴声,没有人会听,没有人会懂。

他想起自己的父皇。父皇一心希望皇兄继位,却让自己一生远离政局。父皇说,他的心太软,是一颗文人之心。而为上位者,需要的是杀伐果断。

父皇没有想到,他的心,早在岁月的磨砺中变得坚不可摧,又伤痕累累。

愈发坚韧,愈发脆弱。

他是如此,天逸也是如此。

风刃想,天逸的离开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与其眼见着他在至高的王座上逐渐冷漠,逐渐苍老。不如让他怀着一颗赤子之心,饱览九州大好河山。只是希望,当他结束这漫长的旅途后,能再度回到南羽。毕竟,这里是他的王国,他的故土。

一曲弹罢,悠长的余音在空气中慢慢回荡。

“皇叔的琴音,与往日无异。”

门口突然传来的声音,沧桑到难以辨认。

风刃诧异的抬头,却只见白发三千丈,刺痛他的眼与心。

“皇叔,侄儿不肖,回来迟了。”

前尘往事皆不算数。唯愿余生,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End

很短...因为写多了难过...
最后一句...大家都造...是胡兰成的名句....
刚真...尊贵的会员结局...让我很被动,很伤感...我现在根本回忆不起来我之前写了啥...大概语死早了
我最爱的雨瞳木啊....
心疼皇叔,更心疼吾皇
我去睡了...早安...

评论 ( 25 )
热度 ( 60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