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深海】半杯酒

半支烟的唐大大视角
ooc啊ooc,慎入

陈深很少喝酒。

他习惯喝一种叫格瓦斯的,酒精浓度很低的饮料。他的手中永远会有一个装满这种棕色液体的瓶子,仿佛这是他身上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器官。唐山海不喜欢这种饮料。它的味道过于温吞,纠缠在舌尖,像是一团理不清的线。

有点像陈深这个人。

唐山海在很早以前就知道陈深。在他来到上海之前,默记在心里的那一沓厚重的纸质材料中,陈深是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他是贫苦人家的孩子,在枪林弹雨中,用命搏得十里洋场的一席之地;他是55号一分队的队长,是毕忠良眼前的红人;他是青浦特训班的老师,唐山海的搭档曾是他的学生。唐山海用指尖轻触边缘泛黄的旧档案,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徐碧城心底挥之不去的影子。

他以为陈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。陈深的人际关系错综复杂,像一张织的紧密的网。陈深在这张网的中央,他和唐山海之间,隔着许多密密麻麻的线。唐山海没法理清这些线,他看不透陈深。

即使是在55号共事的那段日子,唐山海也是不了解陈深的。在他人眼里,陈深有财有势,虽然不是一等一的相貌,也自有一种风流的气度。陈深的身边,确实也没有少过莺莺燕燕。
然而,唐山海总觉得,陈深与那些在夜上海的暗处悄然滋生的蛆虫不同。在陈深的身上,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。

你看着他吊儿郎当的笑,看着他在微薄的夕光里摇摇晃晃的走,像是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松。你会觉得他就是这样玩世不恭,胡天胡地的一个人。但是,他偶然间与你相撞的一个眼神,或者一个不经意的动作,又会有着莫名的熟悉感。因为他和你自己,太像了。

唐山海的这种感觉,在沙逊大厦的门口达到巅峰。他透过织得细密的雨阵,看到整个暴露在雨里的陈深。他腰杆挺得笔直,像是一株修竹。他叼着一根烟,烟头的火光在雨幕中若隐若现,黏在额头上的发丝,让他显出些稚气来。唐山海突然觉得,陈深在这个场合是格格不入的,和他自己一样。他也许是军统在另一条线上的预伏人员,也许姓共。无论如何,这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件好事。

这个念头,只在唐山海的脑子里一闪而灭。毕竟,他此刻最担心的,是军统上海站的安危。

不久之后的一天,唐山海按照惯例,从黑礼帽里拿出字条,认认真真的看清上面的每一个字。然后,他用火柴把字条点燃,看着那一缕黑烟袅袅的往上升,在桌面上投下一片模糊的影。唐山海不自觉地笑了。

他想,果然如此。

在这以后,唐山海与陈深有了几次心照不宣的合作。因为种种原因,他们还在私下见过几次面,却并不把彼此的弯弯绕绕摆在明面上。毕竟,心知肚明的事情,说出来除了增加风险,没有别的用处。

让唐山海惊讶的是,陈深是会喝酒的。可惜酒量不好,酒品更是差劲。这是让唐山海回想起来有些窝火的事情,尽管之后在他的默许下重演了几次。唐山海总算弄明白陈深不喝酒的原因了。因为他要保持清醒。他和唐山海,都活在危机四伏、孤立无援的环境里。对他们来说,唯一能相信的就是自己,唯一能帮助自己的也是自己。他们不能让自己在酒精或是鸦片里沉沦,因为那等于丢弃他们最得力的武器。

所以,唐山海是对陈深有些不满的。即使陈深知道他是姓国的,他也不该放任自己在一个特工面前喝醉。在那个晚上,唐山海有很多种方式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。他没有这么做,只是在权衡利弊后,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。

唐山海总是觉得,陈深太浮躁。他办事不干净够利落,有太多踪迹可循。如果不是凭着毕忠良与他的生死交情,这么多疑点,陈深是很容易暴露的。唐山海担忧着陈深的安危,却没有想到,一双豺狼般的眼睛早在暗地里盯上了他。

最后,他走在了陈深前头。

在苏三省租住的民居里,唐山海听着外面的重如擂鼓的雨声,仿佛天地都为之撼动。他闭上眼睛,想象现在上海的天空,定是黑云压城城欲摧。他这一辈子,大概是看不到阴云散去的一天了。可是有些人可以替他看到,有些人可以替他在阳光下生活。比如徐碧城,比如陈深。

唐山海想起那个夜晚。陈深不知搭错了哪根神经,忽然夺过唐山海手中喝到一半的那杯酒,仰头一饮而尽。陈深喝完,靠在窗边看着外面行人寥寥的街道,嘴里喃喃地说,白日放歌须纵酒。

唐山海看着陈深的样子,心里觉得好笑。他揶揄道,现在是梅雨时节。

陈深没有回答,他只是看着唐山海。月光从天上落下来,在他的脸上打上一层浅浅的影。唐山海看着他的眼睛,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唐山海叹息道,故国三千里,何处寻春。

陈深听完却笑了。他伸出手,搭在唐山海的左肩上。他用了一点力道,这让唐山海觉得整个左肩在微微发烫。陈深凑上前,贴在唐山海的耳边,用极轻的气音说,会来的。

春天会来的。

即使我们都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,即使许许多多的同志都前仆后继的死在这黑暗里,即使我们战到只剩一兵一卒,光明也总会到来。我们的子子孙孙,会生活在没有黑暗、没有压迫、没有血腥的土地上。我们所经历的黑暗,他们都不用经历;我们一生求而不得的平等与自由,却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。

到时候,我们就可以安心的长眠在鲜花遍开的土地下,化作一抔黄土。

唐山海想,他的结局,已经很好。

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。

END

几点要说明的地方...

1.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。
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
2.陈深没喝醉,他装的,但是我懒得写,也忘了原著的设定....就这样吧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99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