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深海】痴人说梦

完整版,现代Au,有一点酥糖暗示,慎入

唐山海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惊醒的。他转过身,习惯性的想责备身旁的人几句,却只看到空空荡荡的床铺。窗帘不知何时被拉开了,透过落地窗,月光肆无忌惮的撒进来。唐山海用指尖拂过床单上的褶皱,他感受到了淡淡的余温。他于是知道,陈深一定刚醒不久。

唐山海打了个喷嚏。他最近感冒了,大约是入秋后天气转寒,又没有及时添衣的缘故。为了这个原因,晚上吃西餐的时候,他一直在打喷嚏。陈深坐在他对面,盯着他看,边看边笑,几乎要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你笑什么。唐山海不满的问。

陈深喝了一大口格瓦斯,又深吸一口气,才把笑压下去。陈深说,你啊,平时那么多讲究,又是红酒又是雪茄的。到了天冷的时候,连给自己加件衣服都不知道。难道不好笑?

唐山海笑着说,陈教授要是觉得好笑,以后生病的时候就不必往我家里跑了。平日里也可以少来些。

这句话算是杀手锏。陈深不敢再笑,晚餐的气氛于是变得严肃又活泼。吃完饭,他们回到家里。许是因为家里比外面温度高,唐山海也不再打喷嚏了。久别重逢后的夜晚,过得还算和谐美满。

唐山海打开床头灯,墙上时钟的时针正指向两点。也不知道陈深今晚发了什么疯,才睡了一个小时就起夜。他正想着的时候,陈深回来了,手里还端着一个杯子。

怎么醒了?唐山海问。

做了个梦,惊醒了。起来转转。

唐山海乐了。什么梦能把陈大教授吓醒?

唐山海知道,陈深以前当过混混,打架流血的事情见多了,胆子大的很。前几天学校门口有人持刀闹事,陈深正好路过,徒手就把那个歹徒拿下了。从此,陈深本就泛滥的桃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。

陈深摇了摇头。奇怪的梦。

说着话,陈深把手里的杯子递给唐山海。那是一杯热牛奶。陈深知道唐山海睡眠浅,极小的声音都会把他惊醒。而他一旦醒过来,就很难再睡着了。喝一杯热牛奶,可以安眠。

唐山海顺手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,拉着陈深躺下。他们面对着面,裹着一床被子,距离近的能清晰地感觉到彼此温热的吐息。

怎么回事儿啊。唐山海问。

他问话的时候,把手指插进陈深的头发里,慢慢地向后捋。陈深本来就比唐山海要矮一些,再加上这个安抚性的动作,就像躺在唐山海的怀抱里一样。

陈深稍微往上窜了一点,好让自己和唐山海视线相平。也许是因为困意,在月光下,唐山海的双眼湿漉漉的,像是盈着一小汪儿泪水。陈深忍不住凑近了些,在唐山海的鼻尖的痣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
没事,真没事。你别想那么多,不然又睡不好觉。

陈深握住唐山海的双手,正如他所料,凉的吓人。唐山海小时候体弱多病,险些夭折。家里人急得慌了神。本来是受过正经教育的家庭,最后竟落到请大师算命的地步。大师说,是他上辈子惹了不该惹的人,怨气缠身,所以容易招来祸患。等他过了十八岁,这怨气自然而然就消散了。

唐山海是把这件事当成笑话给陈深讲的。他还说,你知道那个所谓的大师怎么和我父母说的?他说,那怨气的主人只想看着我长大,等我成年后,自然会离体。如此说来,这厉鬼的爱好可真是奇特,想来我上辈子是欠了情债。

陈深想,唐山海现在手脚冰凉,睡眠又浅,可能就是小时候留下的病根。

你别和我打太极。唐山海把手抽出来,捧着陈深的脸,逼着陈深直视他。你不说,我想的更多。

陈深在心里叹了口气。这个人怎么这么犟呢。

我......梦见你在唱歌。

然后呢?

就是唱歌,没别的了。

那你怎么会被......阿嚏!......会被惊醒?

唉,你感冒怎么一点也没见好啊?快把牛奶喝了,我去给你找感冒药。

等一下......陈深!陈深!

陈深急忙走出卧室,把唐山海的声音关在门后。他倚着门板,闭上眼睛,缓缓呼出一口气。刚才梦里的种种情状,终于找到空隙,如滔天巨浪般一气涌来,将他淹没。

万里长城万里长,长城外面是故乡。

陈深想,这真的,只是梦吗?

END

我为什么不去学习...我为什么不去写作业...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87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