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深海】老照片

糖堆儿性转,慎入

超短....

皮皮知道,在陈深经常翻阅的那本《呼啸山庄》里,藏着一张老照片。

这是一张黑白照片,边缘泛黄,不知已经过多少岁月的洗礼。它的韧性,在积年累月的风化中悄然溜走,脆弱如晚秋脱干水分的落叶,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碎掉。

唯一没有被时间冲刷掉的,大概只有照片中女子的风姿绰约。这女子大概二十五岁上下,明目皓齿,身着一袭做工考究的旗袍,一头卷发规规矩矩的束在脑后。从装扮上看,她大概是个留过洋的大小姐。可她的身上,没有留洋小姐犹如盛放的玫瑰般的气息。她站的很直,像凛凛寒风里的一棵松,像纷飞六出中的一株梅。她的双手随意的叠放在腰间,左手修长的无名指被婚戒圈住,透露出一丝不经意的慵懒与端庄。她在笑,但是笑得很浅,犹如正午交叠的树叶间泄下的阳光碎屑,稍纵即逝。通过老旧泛黄的纸张,她的美、她的风姿、她的气度,穿过时间的洪流,几乎要摄去观赏者的心魄。

皮皮想不明白,他的养父,怎么会藏着这样一张老照片。照片上的女人是谁,和他的养父是什么关系。一个模糊的想法在他心里慢慢成形,让他不由得因兴奋而战栗。

于是,在延安的一个普通的雪夜里,当陈深就着煤油灯昏暗的光,如往常一样翻开那本老旧的《呼啸山庄》时,皮皮终于忍不住发问了。

她是谁?

她?陈深放下书,疑惑的看向皮皮。

皮皮指了指陈深手里的书。她。她是我的母亲吗?

陈深笑了。

她呀。她可看不上我。

要弃剧了...临走之前想把这个一直暗搓搓藏在心里的脑洞写出来(虽然短)
有没有和我一样喜欢这个脑洞的...有的话我就把它写完...._(:з」∠)_
(就是糖堆儿又得被埋一次)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68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