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深海】搁浅 01

糖堆儿性转,慎入慎入慎入
不喜勿入,幸福你我他

可以了?
提示的够多了?
考虑清楚了?
都提醒到这个份上了,您被雷到可就不是我的错了吧?

搁浅

01

唐山海坐在陈深办公室的沙发上,右手端着茶杯,携着茶香的热蒸汽,袅袅地升腾起来,似乎能在她清晰可数的睫毛上凝成露。然而,低头轻嗅茶香后,她便把茶杯丢在一边,弃如敝履。

她皱着眉头问陈深。这是谁送的礼?以后他送来的,都不必收。

陈深被她这反客为主的架势气笑了。唐队长管得很宽啊,不知道内情的,恐怕要把你误认成陈某的家主婆。

陈深对唐山海的话,其实是有一点不忿的。唐山海喝的,是他新得的雨前龙井。陈深不懂茶,平日里招待客人,都是用底下人供上来的东西。他料想底下的地痞流氓没有拿次品蒙他的胆量。其实事实也是如此,谁敢为这点小事得罪特别行动处一分队队长?只不过唐山海的嘴太叼,什么东西都要顶好的,差一丝一毫都不行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,她才像个大户人家养出来的金枝玉叶,而不是76号杀伐果断的二分队队长。

唐山海挂在脸上的笑变得有些僵硬。她挺直腰杆,慢悠悠地说。陈队长谬赞了。人人都说陈队长生性风流,整日里流连于花丛之间,偏偏又好烟好赌。如果不是个泼辣的悍妇,怎么能管得住您?我自认没有这等本事,也不愿高攀。

陈深笑得更开了。唐队长太过自谦了。再泼辣的悍妇,也没有唐队长连着拧断两个特工脖子的本事。

陈深想,唐山海若是一只猫,此时一定会因为紧张而弓起背部。可惜她不是。她只是微微翕动嘴唇,近乎咬牙切齿地对陈深说,陈队长,小心隔墙有耳。

知道。陈深暧昧的一笑。陈某心里有数,绝不会让这些话传出去,污了唐队长的清白。

看着唐山海气极的样子,陈深不禁想,现在真实的唐山海,实在比初见时难以捉摸的唐山海有趣太多。

唐山海刚来76号时,左手无名指上圈着一枚钻石婚戒。当陈深和她握手的时候,他刻意避开与婚戒的接触。因为只要想起她的丈夫,那个将婚戒佩戴在她手上的人,陈深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。面前的人似乎是从尸山、从血海中爬出来的,身上满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。

然而,第二天唐山海便约陈深去凯司令咖啡馆见面。然后当着他的面儿,把那枚价值不菲的婚戒扔进咖啡杯里。咕咚一声,戒指落底,溅起一朵深棕色的水花。

她对陈深说,反正是没用的东西,留在我这里也是暴殓天物。不如让哪个家境贫寒的服务员捡去,倒能换来乱世中的几日温饱。

陈深当时想,唐山海此言不虚。毕竟她的丈夫,对戒的另一个主人,早已被她当作进入七十六号的祭品。就在昨夜,就在汪伪政府大小官员觥筹交错,歌舞升平的时候,那个陈深未曾谋面的男人,在审讯室的无尽黑暗中悄然咽气。毕忠良几乎发狂,到手的情报无缘无故的丢了,这让他无法忍受。他发了狠,要排查76号所有人员,找出军统安插的虫子。然而毕忠良的努力是徒劳的。因为那男人本来就是一步死棋,是他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他用自己的死,封存所有的秘密,好让唐山海在76号站稳脚跟。

当然,这些事是陈深许久之后才知道的。当时在陈深眼里,唐山海面对自己前夫的尸体没有多少悲痛,更多的是懊恼。陈深知道她的心思。这个男人的死,必将导致毕忠良对她的信任大打折扣。可即使明白,陈深也觉得脊背发凉。这个女人的心太硬,她可以为了权利牺牲自己的丈夫,也可以在他的尸骨面前无动于衷。一日夫妻百日恩,在她面前竟成了笑话。这样的女人,不过是一张画皮。即使表面再光鲜亮丽,内里已经烂透了,发出腐朽的臭气。

这样的人,在陈深面前扔掉自己的婚戒,并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粉饰,实在是太过顺理成章。所以陈深没有想到,在那枚婚戒中空的内部,满是唐山海昨夜雕刻的加密情报。他们离开后,军统暗伏在凯司令的情报员会把这枚婚戒取走,交给飓风队队长陶大春。唐山海在陈深的眼皮子底下传递情报,顺便还拉他做了不在场证人。因为于此同时,飓风队正在几条街外对毕忠良展开刺杀行动。

她的婚戒是假的,婚姻也是假的。她一见面,就给了陈深一个下马威,而陈深对此毫不知情。尽管在日后的行动中,陈深多次对她施以援手,唐山海也亲口承认,她还不清陈深的人情。可陈深总是难以释怀他在一开始就被唐山海耍的团团转的事实。他善于为自己披上花花公子的外衣,善于以浮华掩饰一颗赤子之心。可他却没想到,在那张美丽的画皮下隐藏的,不是败絮,而是金玉。

TBC
为啥一女的会起这么霸气的名字....是有设定的
但是我懒...还没写到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122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