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博晴/酒茨】罗生门

茨木非典型女体梗,注意避雷
这一段酒茨较少....

01

是夜,月上中天。

源博雅与晴明在庭院中相对而坐,不知名的式神在一旁为二人斟上美酒。源博雅从式神手中接过酒杯,抬头一饮而尽。一股暖流汇入腹部,缓缓升腾的热气周转全身,祛除了仲秋入骨的寒意。博雅一向好酒,此时更是心生快意,不由得赞叹道:“好酒!”

晴明轻抚手中蝠扇,看着博雅因烈酒而泛红的双颊,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。“大江山的神酒,自然是好酒。”

“大江山?”博雅有些诧异地看着手中的酒杯,“这是酒吞童子的神酒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这可奇了。”博雅不禁失笑,“以酒吞童子的个性,不用酒葫芦砸你的头也就罢了,怎么会送你神酒呢?”

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晴明问道,“你可听说过,近日发生在渡边纲大人府上的怪事?”

听到此话,博雅当即正坐,神色也严肃起来。

“我正是为此事而来的。”

02

渡边纲是何许人也?

他是嵯峨源氏源融的子孙,因刚猛善战位居赖光四天王之首。他的种种事迹,在平安京内流传颇广。其中最有名的,无疑是几年前斩下罗生门之鬼右臂一事。自此之后,渡边纲名声大噪,甚至有“连百鬼之王都摄于渡边纲大人的威名”这样的传言出现。对此,源博雅只能暗自庆幸这两年酒吞童子因红叶一事黯然神伤,对外界事务一概不理。不然,恐怕这平安京内又要卷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然而出乎博雅意料的是,在百鬼之王找上门前,渡边纲却已经倒下了。

那是三天前的事。

那天夜里,渡边纲与其他几位大臣一同值夜,其中恰巧有源博雅。博雅淡泊名利,与这些人向来无话可说。他便单独坐在一边,一边赏着月色,一边任由那些阿谀奉承之语溜进耳朵。

大臣们吹捧的中心,自然是目前风头正盛的渡边纲。渡边纲正襟危坐,不怒自威,只在有人搭话时微微点头示意。源博雅本就不讨厌渡边纲的为人,只是京中不实的流言太多,让他心生不屑。现在他看着一群人争着用热脸贴冷屁股,只觉得可笑,对渡边纲反而生出几分同情来。应付这群趋炎附势之徒,想来也不是件容易事。

说着说着,一个大臣忽然惊叫道,啊呀!三年前的今夜,不正是渡边纲大人斩杀恶鬼之时吗!

一语惊醒梦中人,其余大臣都七嘴八舌的谈论起这件事来。有人甚至说,不如大家在渡边纲大人的庇护下,再走一次罗生门。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大臣们的拥护,渡边纲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。博雅知道那罗生门之鬼为了躲避酒吞童子,早就离开了平安京。他便也没有阻拦,由着这群人热热闹闹地往罗生门去了。

谁知,渡边纲偏偏在这已无恶鬼的罗生门出了大事。

与大臣们夜游罗生门后,渡边纲便直接回到府邸中歇息。然而,在他睡下不久,他的贴身侍女就听到房內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侍女有些担心,贴近拉门仔细辨别,也只听到些零碎的句子。

“居然......是你......”

“.......一直想......再见一次......”

侍女心想,许是渡边纲大人做了噩梦。于是她不再理会,安心睡觉去了。

然而,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,渡边纲依旧没有醒来。

用大鼓奏乐也好,大声叫喊也好,无论用什么方法,渡边纲都无法从梦中醒转。于此同时,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梦话却从未停过。终于见到了、一直想见到,喃喃细语犹如在念咒文。到了第三日,渡边纲的家人终于无法忍受,于是他们向同为源氏一族的阴阳师——源博雅求助。

03

“既然如此,你来解决这件事情不就好了?”听完博雅的叙述,晴明用蝠扇拍着左手掌心,微笑着问道。

“你这家伙!”博雅的脸更红了,“我只会斩杀强大的恶鬼,不懂驱鬼和封印细枝末节!即使渡边纲真被恶鬼缠身,我也不愿与这种只会背后放冷箭的小鬼交战!”

“原来如此,所以你就来拜托我这种只会细枝末节的三流阴阳师?”

“不过是受人之托。”博雅听出晴明言语中的取笑之意,仍然强撑着面子回答。

“其实,白天我已经拜访过渡边纲大人的府邸。关于此事的起因,已经有些头绪。只是......”说道这儿,晴明忽然停下来,叹了口气。

“只是什么!”博雅是个急性子,最受不了晴明婆婆妈妈。

“只是......要劳烦博雅大人,陪我这个三流阴阳师走一趟罗生门了。毕竟我只善于细枝末节,在斩鬼这方面可是远远比不上博雅大人呀。”晴明笑着说。

“......晴明!你!”

“那么,博雅大人到底愿不愿意与我同游呢?”

“走!”

04

午夜时分,一辆牛车缓缓地行驶在朱雀大路上。

牛车内乘坐的,正是平安京内最负盛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,和他的挚友、同为阴阳师的贵族——源博雅。

源博雅掀开车帘,看着外面蹦蹦跳跳的小妖,随口问道:“晴明,茨木童子现在身在何方。”

晴明摇摇头。“不知。”

博雅转过头来,诧异地看向晴明。“凭你和八百比丘尼的能力,都无法占卜出茨木的去向吗?”

“像茨木童子这样的大妖,如果真想隐藏自己的气息,不凭借一些极贴身的事物,是无法占卜到他的去向的。而茨木向来独来独往,除了酒吞童子没有太亲近的人。想找到适合占卜的物品,实在是太难了。”

“我想,酒吞童子现在肯定在懊恼以前太不把茨木当回事儿,现在想找都找不回来了。”博雅把手肘支在膝盖上,托着下巴说。

“这也不一定。”晴明轻声道,“也许今晚,我们就能找到茨木童子的去向了。”

博雅立刻起了精神。“为何!难道这次的事真是茨木作祟?”

“嗯....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”

“喂!你在唬我吧!”

“没有。”晴明伸出右手,把食指点在博雅的额头上。狩衣下露出的一截白皙的手腕,让人看着心痒。“等到了罗生门,你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
TBC
我不信玄学了....我信命....
抱住二突子泣不成声....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79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