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年的杜杜

唯偏头痛与弃坑不可辜负

【烟鸟】心头血

被我寮鸟妈妈和烟姐一起打鬼王的英姿撩到的产物
丧心病狂小故事,慎入,轻pia
虽然是两个日本妖怪的故事,但是故事背景大概在中国古代.....

00

大人,您可听说过“血蛊”?

此蛊需集百虫为引,封于坛内,每日再取不足月婴儿心头血二两,滴入坛内。百日后开坛,坛底仅剩一通体赤红的异虫,此虫即为“血蛊虫”。

这血蛊虫,人食之长生不老,妖食之则妖力大增。实在是世间难得的宝贝。

今日在下将这血蛊献与大人,只求大人......能保我一条命!那怪物......那怪物追了我十余年,让我十几年没有睡过一夜好觉!它想要我命!求大人......求大人将它擒住,将它剥皮抽筋将它千刀万剐!只要留着在下这条命,在下会为您炼更多的血蛊,到时大人妖力一日千里,哪怕是称霸......

大人......?

大人......大人......你要干什么.....?

救命......救命啊!你......你也是个怪物!

01

“咱们这阳镇呐,原来就是个山沟里的小破村子。穷乡僻壤,地不灵人不杰的,能养出什么大人物来?本来村里人也都老老实实的种着地,能有老婆孩子热炕头,糊弄着过完一生也就罢了。谁知道,咱这破地方,还真养出来个人物!”

“什么人物?”

“一个寡妇的儿子。从山外面来的,和她男人儿子一起来的。她男人好像犯了事儿,带着她来逃难的。她和她男人都是读过书的,干不了地里的粗活儿。她男人在这儿熬了几年,终于还是累出病来,在一个冬夜里咽了气。”

“那个女人呢?”

“那寡妇因为还有儿子要养,虽然已经落了一身的病,也不敢轻易闭眼。她又自己强熬了几年,教儿子读书认字。她白天做农活儿,晚上绣些小玩意儿拿来卖,好容易攒了一笔钱,让孩子进京赶考去。可惜,等这孩子当了大官,衣锦还乡时,这寡妇早就病重去世了。”

“然后,这当了大官的孩子就用自己的积蓄与人脉,将这埋葬着他母亲村子经营地有声有色,成了今日的阳镇?”

“对喽!”店小二不禁笑了起来,层层的褶子堆积在眼角,“姑娘说的可真准!”

“我以前在这儿住过一段时间,听过这个故事。”小二口中的“姑娘”答道说。

店小二看着坐在他对面的‘姑娘’,心想怪不得这么漂亮的姑娘非拉着他坐下,让他讲阳镇过去的事儿。不论谁看到好好一个镇子变成今日这鬼模样,都是要好奇的。“呦,姑娘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十几年前吧。”

“姑娘那时可赶上好时候了,”店小二叹了口气,“那时候的阳镇,可不是现在这模样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‘姑娘’一边应着,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向窗外。空荡荡的街道上,鲜有人经过。那铺地的青石板大都已经龟裂,且蒙上一层厚厚的黄沙。街道两旁的商户和人家,都和‘姑娘’身处的这家客栈一样,大白天就紧闭门户,仿佛在惧怕着什么东西。

现在阳镇的荒凉景象,确实与十年前大不相同。

“要不是那‘鬼母’作乱,怎么会到今天这地步?”店小二喃喃道。

“鬼母?”

“十年前的事了。”店小二苦笑道,“姑娘,你可记得那个因病而死的寡妇?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所谓鬼母,就是那寡妇的冤魂。”店小二沉声道。

“冤魂?那寡妇难道生前有怨气?”

“这......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店小二挠挠头,有些局促,“我那时候还小,听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。既然大家都这么说......”

“说话,要有根据。旁人说的,就一定是对的?”‘姑娘忽然打断了店小二的话。

店小二冷不丁被她呛了一下,竟接不上话来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打哈哈道:“哎呦,这事儿我确实不清楚,那时候我也是个小孩儿呢,哪能记得清?反正自那鬼母作祟之后,阳镇就败落了。外面的人不敢进来,里面的人挤破头要往外跑!实不相瞒,这一个月,我只遇见了姑娘您一个客人!”他苦着脸,开始对姑娘倒苦水:“再这么下去,我这客栈哪精英的下去?”

‘姑娘’有些惊讶:“你不是这里的小二?”

“是!也是掌柜的,也是厨子,也是账房!”店小二,不,掌柜的气鼓鼓地说,“没办法,只能如此!不说了,我得先给姑娘您打扫客房去,一个月就等来您一个客人,我可得精心伺候着!”说完,掌柜的站起身,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,就要往楼上的客房去。

“等等,掌柜的,您还没告诉我,那鬼母到底做了何事,让阳镇到了今日这步田地?”

掌柜的回过头,表情复杂得很,仿佛如鲠在喉。“....我说了,姑娘可不要怕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掌柜的深吸了一口气,犹犹豫豫地开口道:

“......杀婴取食。”

“那鬼母劫走镇上过半数的新生儿,甚至抛开临盆产妇的肚子取婴。自那一年后,阳镇上若有女子怀孕,即使倾尽家财也要搬到镇外,搬得离阳镇越远越好。”

“长此以往,阳镇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少,最终成了今日的鬼镇。”

“你也是年轻人。你不搬离这里,是不想娶妻生子了?”‘姑娘’冷冷地问道。

“哎呀。”店小二用袖子掩口笑道,“姑娘不是早就看出来了,又何必再问。”

“我不过是山里的精怪,这几年有闲性便化作这客栈门前的一盏古灯。那用得着娶妻生子呢?您说是不是,烟烟罗大人?”

TBC

糟糕至极的复健,我可以去死一死了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0 )

© 1984年的杜杜 | Powered by LOFTER